主页 > A猫生活 >与海豹特种部队挑战24小时极限马拉松,蛋蛋流血也要给他跑下去

与海豹特种部队挑战24小时极限马拉松,蛋蛋流血也要给他跑下去

作者: 时间:2020-06-14 338° A猫生活
莎拉的第一印象

莎拉在海豹住进我们家之前便已见过海豹,不过那是在我飞到西岸邀请他来之后。我告诉老婆我想要参加恶水滩(Badwater)的赛跑,那是在摄氏五十四度(这还是在阴影下的温度)的高温下穿越莫哈伟沙漠死亡谷跑一百三十五英里的艰苦超级马拉松。莎拉认为这是她听过最愚蠢的事,所以坚持要我在亲身参赛之前,先去旁观赛事,了解状况。而我就像个好老公一样地答应了。有鉴于比赛的极限性质以及赛事的危险性,她决定也该亲自去看看,以便提供不同的意见。

我一直想要完成恶水滩的比赛,因为它被认为是世上最严酷的赛跑,实至名归。一百三十五英里,五十四度高温,再加上最后十三英里赛程是直接跑上惠特尼峰(Mount Whitney,位于加州内华达山脉中,是美国本土最高的山峰)。

所以那个夏天,我们的家庭「旅游」就是在七月飞到那个乡下观看比赛。因为没有直飞航班(或任何航班)前往死亡谷,所以我们得飞到拉斯维加斯,租一辆车,再开几小时的车到沙漠。穿越沙漠前往死亡谷的车程又远又闷,换成你是莎拉,绝不会认为这是度假的好方式(可是要去看比赛的我可是兴奋得很)。我们在最后一波跑者开跑后不久到达现场,并把车开到起跑点外约二十英里处,为与赛者加油。

现场的「热」情实在难以笔墨形容。到的时候,车内的温度计显示外面的气温是五十三度,因为太热,所以刚开始时莎拉根本没有下车。我们把车停在三十英里的标记处,在车内空调的吼鸣声中观看跑者跑过去。

大部分跑者看起来就像是介于骨瘦如柴的自然老师和茫然无措的牧羊人之间。我们为跑者加油打气,他们也很高兴有我们的支持,并且举手和我们击掌。有些人甚至还轻鬆地彼此交谈了一下。莎拉不敢相信眼前的这群人就是参赛者,她期待看到的是超级跑将,而不是一群穿着短裤、看起来状如科学狂人的家伙。

然而她在地平线的另一端,看到她以为的一个幻象朝我们而来。他跑过来的时候,感觉就像是电影《火战车》的音乐在死亡谷响起。

这家伙简直就是一台机器,他双眼直视前方,跑步的样子如履平地一路无阻,而他的肌肉就像是一列运行的火车。他经过我们时,莎拉跳上跳下地吶喊:「加油!加油!加油!」儘管在我们或他方圆一里之内都没有其他人,但他仍毫无反应。没有说「谢谢」......没有微笑致意......什幺也没有。

「妈呀,」她惊呼:「那个到底是什幺啊?」

数月之后,「那个什幺」住进了我们家。

训练第3天:波士顿05:00AM 气温-2°C

房间的电话在响。现在几点啦?我没有请旅馆打电话叫我起床啊。显然是海豹打来的,于是我翻身拿起电话。

「该出发了。」这是我听到的第一句话。

昨天海豹跟我说,他在这里的头三天是帮我打「基础」期间,要我早上跑六英里,晚上跑三英里。

三天打基础?听起来挺扯的。打基础不是得好花上几个月才对吗?

无论如何,我压根没料到会在波士顿过夜,所以没有衣服可换,再加上昨天晚上跑步时的雪和汗,衣服到现在还又湿又冷。下楼之前,我在我们两间房之间的走廊上跟海豹讨论了一下我的小问题。

「海豹,我有一个问题。」我对他说:「我没带多的内裤。」「那又怎样?」

「我没有办法不穿内裤跑步。」

「不对,兄弟,你没有腿的话才没办法跑。走人。」

我们在大厅会合。今天的配速比昨晚快,差不多是每英里快一分钟。有人忘了叫太阳起床,因为外面仍然漆黑一片。我们忽而冲进对面来车的车灯照出的光线中,忽而遁入阴影里,简直活像在监狱放风场上正準备逃狱的囚犯。当我们转弯时,汽车鸣按喇叭,我们再急转弯,喇叭声更大。我只是在勉力与海豹齐步并进。

显然海豹比较喜欢在马路上面对来车跑,也尽可能靠近行进中的车子。为什幺不在人行道上跑呢?为什幺非要在马路上跑?我也不太确定原因。说不定他喜欢肾上腺素激增的感觉。我是宁可在安静的街道上跑,没有废气,也没有距离我近乎一吋、差点就快撞死我的车子!不论原因为何,他就是坚持这幺跑。

两步之外就是人行道,一跃可上。这个人行道甚至有可能是为跑者而设,乾净、空无一人、安全、吸引人。可是海豹视若无睹。我们一直在马路上跑,险象环生地躲避车子,跳过水坑。我简直快疯掉了。他为什幺就是不能在人行道上跑?

跑了二十分钟左右,海豹只对我说了两个字。

「跟上。」

六英里跑程进行约三英里时,该掉头跑回旅馆了,于是我们便往回跑。太阳开始透过云层照射出来。时间是早上五点半,我对闪避来车已小有心得,但还是不喜欢这样。

回程中我开始知道有什幺地方不太对劲了,就是我的蛋蛋开始摩擦到短裤的布料,因为我没有穿内裤。这种感觉可不怎幺愉快。

我维持原来的步伐,把右手放在蛋蛋上,再把手指伸出裤子,看「海豹,我的蛋蛋在流血。」

「谁理你的小蛋蛋?」他说。我们的跑速维持不变。

再跑一英里左右,我发现我认不得周遭的景物了。建筑物......树木......回旅馆的路上没有一样东西看起来眼熟。这不是来时的路。

「不好意思,大哥,这里看起来很陌生。我在想你有没有可能走错路了?」我喘着气勉强问道:「以你受的训练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吧?」

他瞪着我。「我是从特种部队训练学校出来的,兄弟......当然不可能!」

跑了四十八分钟后,他的手錶第六次发出哔声,表示我们已跑满六英里,可是根本没看到旅馆。我在想,跑三英里去,三英里回......这样跑步应该结束了,对吧?别啊,老兄,我的蛋蛋他妈的在流血哩。

跑到八.三英里时,终于找到旅馆了。

我对多跑的里程十分光火,可是海豹却挺满意的,就好像获得加分似的。一走进旅馆,海豹就拿出他的训练日誌,扼要记下跑步的重点,日期、时间、配速、里程等等。他的字小之又小,所以他全年锻鍊的详细内容只用两页纸张记录就够了。我弓着腿走过大厅,实在是很痛。我在想柜檯的服务人员能不能帮我流血的蛋蛋想想办法。

「我是从特种部队训练学校出来的,兄弟。」

仍是第三天。晚上。

谢天谢地,这次飞行比去波士顿时平顺多了。在飞往纽约的途中我还可以小睡四十五分钟,感觉好像有进入完整的快速动眼睡眠周期,睡得很死。我们在拉瓜迪亚机场降落,坐计程车回到纽约市。从机场到西区只有短短三十分钟车程,回到家时将近八点。

海豹丢了一根香蕉给我,说「填点肚子」。一整天下来我只吃了机场食物,肚子早饿扁了,想要叫点贩售健康食物的乔西餐厅的外卖来吃,可是海豹的菜单上没有这个。他今天晚上的特餐就是丢过来的香蕉和跑好几英里。

「咱们来把这区区三英里做个了结。」他说:「早上六英里,晚上三英里。」他重複一次:「我们得打好这个基础。」

可能是我算错了,可是我们今天早上明明已经跑了八.三英里啊,要是无条件进位的话,今天的份额已经跑完了。

我不是百分之百确定海豹同意来和我「共事」的原因。我虽然渴望改变我的生活,但我敢说他多多少少也同样想看看我的生活方式吧,想在商务、旅行、家庭和生活等各方面都学习学习,也趁这个机会看能不能得到退伍后该怎幺过的灵感。只是我也不太确定。我们才刚开始相处,可是我告诉自己记得在路上问问他。

纽约市的冬天可以冷死人,今天晚上我家对面的CNN大电视墙上说气温大约是摄氏零下八度。海豹穿上这五天来跑步时的同样装束。他的那些衣物是怎幺乾的?

我走进房间,穿上一层层的长袖运动衫,同时拿了两顶帽子戴在头上。头部会让人流失很多温度,这是基本知识。严寒时只要保持头部的温暖,在身体保暖方面就成功了一半。我跑步时通常总是喜欢穿短裤(不管是几度),可是今晚我穿上一条薄的紧身裤保暖,因为实在是真他妈的有够冷。

坐电梯一路下降三十七层楼的时候,海豹看都没看我一眼,好像在跟我呕气似的。真要说起来,他看起来倒像是在跟什幺比我重要的事情生气。他是在跟这个世界生气吗?

「走吧。」电梯门打开时海豹说。「管他妈的,我们跑六英里。」準备跑步前海豹这样说。我什幺都没有问,因为他看起来怒气沖沖。

我们在中央公园跑了六英里。我通常是顺时钟方向绕着中央公园的环路跑,可是今晚他想要反向跑。他告诉我这样坡路会多很多。我不太确定是不是懂他的意思,对我来说,这听起来就像是我在八年级时碰到的数学应用题,不过也没有时间讨论就是了。于是我们就出发了。

海豹在跑步时完全没看手錶,一直到停下来时才按下他的GPS停止键。我听到它发出哔声,显示跑步结束并且记录完毕。「我们的配速是每英里九分钟。」他说,然后看手錶......五十四分整。他俨然就是一个活生生的GPS。

「海豹,哇靠!你不看手錶怎幺就知道我们的配速是九分钟?」

「直觉。你必须感觉到速度。」

这个家伙就像跑步的欧比王.肯诺比(电影《星际大战》里的绝地武士。)!

二十分钟后……

到了晚上十点左右,我开始想睡了。通常健身完后我的肚子不太会饿,今天晚上也一样。我喝了杯水后洗手洗脸。莎拉在客里厅看《时人》杂誌。我走到海豹的房间道晚安,顺便看看他有没有什幺需要。我们之间的关係仍处于婴儿期,所以我希望让他有受欢迎的感觉。我在门上轻敲三下,然后探头进去。他直挺挺地坐在床上,彷彿知道我会进去似的。

「嘿,兄弟,」我说:「你还好吗?」

「你知道吗,杰西?」海豹说:「我不好。说这些屁话有够烦的。」海豹猛力往床上捶了一拳。「你人太好了,老兄。太可爱了。去你妈的。」

这都是什幺跟什幺啊?

相关书摘 ►上网查我啊,你这个王八蛋!——不想被敲竹槓?你需要「海豹好朋友」

书籍介绍

《和海豹特种部队生活的31天:百万企业家脱离舒适圈,突破体能极限,锻鍊强韧心智的终极之旅》,时报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杰西.伊茨勒
译者:钱基莲

杰西是曾获艾美奖的前嘻哈歌手,现今是百万富翁的大企业老闆。对他来说,生活就是要勇于冒险。他曾大胆地假扮一名着名的嘻哈歌手,铤而走险的结果,是让自己签到第一张唱片合约;他也说服一群事业有成的企业家投资一项史无前例的商业计画,结果他成立了世上最大的飞机租赁公司马奎斯飞机公司。他还诚恳地提出要求穿着Spanx塑身裤跑一百英里的赛跑,只为能让这家公司的美女创办人注意到他最后他也如愿把这位美娇娘娶回家。

宛如人生胜利组的杰西,却发现自己正日复一日过着如自动导航般的规律生活,毫无进步。他决心要摆脱这个模式,大举颠覆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

与海豹特种部队挑战24小时极限马拉松,蛋蛋流血也要给他跑下去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