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猫生活 >增北长屋窃案频仍居民守财物不敢上班

增北长屋窃案频仍居民守财物不敢上班

作者: 时间:2020-06-28 749° A猫生活
增北长屋窃案频仍居民守财物不敢上班 居民眼见腾空单位遭人强拆门窗铁枝,只好守着屋子不敢上班。

增江北区长屋首批及第二批居民陆续搬迁后,当地不少单位空置,不料引来吸毒者及不法分子伺机干案,除了凿墙爆窃,大白天也强拆门窗铁枝变卖,未搬走的居民为住宅安全,被迫留守单位不敢上班。

增江北区长屋的重建计划,原由发展商承建廉价组屋以安顿居民,惟发展商因无法完成而交由房屋及地方政府部接手,兴建斯里阿曼人民组屋让人民购买及入住。


该区首批及第二批783户居民已先后进行单位抽签,惟第三批约150户居民迄今未抽签,面对左邻右里陆续搬空,心里已非常焦急,加上当地治安不靖,疾促吉隆坡市政厅尽快安排抽签。

据居民投诉,邻里搬走后,吸毒者到来强拆门窗铁枝和电线变卖,即使有人居住的单位,也难以幸免惨遭池鱼之殃。

不法人士态度猖獗,甚至从空置单位凿墙到隔壁有人居住的单位行窃,能拆能搬走的都不留手,让仍住在当地的居民恐慌和担心不已。

据了解,两三个月前,该区长屋C区除了有遭窃单位还遭纵火;此外也有住在二楼的居民包好衣物准备搬迁,没想到次日回头领取衣物发现楼梯已被人拆除而无法上楼,包好的衣物也不翼而飞。

此外,也有居民发现有人骑摩托车前来巡视,一天两三次,有时一人有时则成群结党拆走铁枝等等,居民为了自身安全,见状都不敢吭声。


增北长屋窃案频仍居民守财物不敢上班 增江北区长屋C区的单位,三个月前遭人爆窃及纵火。

余保凭:第三轮抽签搁置

甲洞社区服务中心主任余保凭接获居民投诉窃案问题后,率领记者前往巡访长屋A区与C区以了解详情。

他说,隆市政厅原定去年12月杪为未搬迁的居民进行第三轮抽签,惟半途出现第三组织声称要求联邦直辖区部副部长罗加为长屋区重新普查,以致抽签工作至今仍未进行。

他表示已向隆市政厅和警方反映当地的情况,惟执法人员巡逻后入屋行窃的事件仍然发生。

增北长屋窃案频仍居民守财物不敢上班 不法之余从空置单位凿墙到居民的屋子行窃。

邻居新冰箱被偷——利进章(66岁)

数个月前我已搬去加影居住,不过因为长屋区还有我收养的流浪狗,所以有回来喂食它们,发现周边邻居已陆续迁离。

有邻居刚花1800令吉买了新冰箱,结果被人抬走,另一户家门前的铁围栏、水喉头则遭人拆除。

也有居民因在长屋区附近上班,趁着空档回家时发现天花板居然也被拆走,年老邻居只好拜托我帮忙看顾他们的住家以安心上班。

增北长屋窃案频仍居民守财物不敢上班 未获分配单位的刘美坊,受恐吓住家单位铁枝会被拆后报案。

阻拆铁枝被亮刀——刘美坊(42岁)

有人凌晨5时来拆我家铁枝被我阻止,结果对方在我面前掏出巴冷刀,日前又有人晚上8时前来敲我家墙壁,探看是否有人在家。

丈夫2个月前去世,我还有三个孩子,觉得生命安全已受威胁,所以两周前报案。

当年以为入住长屋区3年后就会获分配租屋单位迁入,没想到一住就24年了。而屋子也遭白蚁蛀蚀,此外街道没街灯,也没水供,但为了守住这个家,我原本当小贩的工作也暂时不能做,换成兼职。

午间目睹拆铁枝——刘先生(60岁)

长屋区还有很多居民未获分配人民组屋单位,我曾目睹有人下午来拆空置单位的门窗铁枝。

我隔壁邻居是一对夫妇,住他们旁边的居民数个月前搬走后,这对夫妇白天都要上班,大约上个月,有人从隔壁空屋凿开墙面后,潜入他们家行窃,窗口的铁枝也被拆除。

邻居都已搬走——高永华(58岁)

我是长屋单位租户,左邻右舍早已搬迁,现只剩下我一个单位,眼看单位空置,担心有人乱丢烟头引发火患,压力很大。

我是油漆散工,因为要看守住家,现在是哪里都不敢去,早前有朋友约我去旅行我也不去。

报道:陈慧芸;摄影:房子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