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猫生活 >3000字告诉你美国同性恋平权史

3000字告诉你美国同性恋平权史

作者: 时间:2020-08-10 943° A猫生活

3000字告诉你美国同性恋平权史

如今,公众对同性婚姻的看法快速地朝赞成方向转变,但是在争取婚姻合法权利这条路上,美国同性恋群体已经走了几十年。6月26日,他们在美国最高法院获得了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场民权胜利——在美国任何一个州都享有宪法赋予的婚姻自由。

最高法院的投票结果非常接近,5-4的票数成为了法官们意识形态的分水岭。然而,接近的票数本身却意味着,美国在同性恋问题上取得了快速转变。因为就在12年前,美国还没有任何一个州可以让同性恋合法结婚。

从上个世纪到现在,美国同性恋群体进行了成千上万次的努力,为自己争取平等权益。下面按时间轴列出了一些最重要的事件。

3000字告诉你美国同性恋平权史
1970年的「同性恋解放日」,华盛顿「马太辛协会」成员在纽约街头。
洛杉矶,加利福尼亚州

美国同性恋维权人士HarryHay建立了在同性恋维权史上影响深远的「马太辛协会」(MattachineSociety)。这个地下活动组织的名字来源于法国文艺复兴时期讽刺精英阶层的民间舞蹈。此后的七十年里,「马太辛协会」对同性权益运动在美国政治中的作用起到了深远影响。

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同性恋权益团体「人权协会」(SocietyforHumanRights)有些短命。该协会由HenryGerber在1924年创立,但是很少有同性恋愿意加入,两年之后,「人权协会」宣告解散。然而,许多年后,这个协会的一些前成员却帮助HarryHay创立了「马太辛协会」。参与者都宣誓保持匿名,协会的组织结构以共产党为模型。

3000字告诉你美国同性恋平权史
1955年9月21日,女同性恋者团结起来。
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州

女同性恋伴侣PhyllisLyon和DelMartin一起组建了美国最早的女同性恋组织之一——「比利提斯的女儿们」(DaughtersofBilitis)。这个名字来源于法国同性恋作家PierreLouÿs的爱情诗歌。

然而,随着同性恋组织不断地形成、壮大,他们所感受到的政治阻力也开始增强。

1950年,美国参议院下属小组委员会在名为《同性恋与其他性变态人群在政府的受雇情况》的报告中提到,同性恋者「会带来一些安全风险。」1953年4月,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签署一项行政令,禁止同性恋者在联邦政府部门就职。

政客并不是同性恋群体的唯一阻碍。1952年4月,美国精神病学协会(AmericanPsychiatricAssociation)把同性恋列为精神疾病,直到1973年才修改了这一定义。

在1950年12月15日的那份国会小组委员会报告中,有这样一段话:「捲入到堕落活动中的那些人,不仅违背了法律和道德準则,从(政府)公信度的角度来看,他们也会带来一些安全风险。」

3000字告诉你美国同性恋平权史
1969年6月28日,同性恋酒吧遭突袭,引发「石墙暴动」。
纽约市,纽约州

当时,警察突击检查热门同性恋酒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但发生在石墙酒吧外的事却引发暴力抗议。

骚乱催生了更多的同性恋权益组织,其中就包括从「马太辛协会」分离出的小团体「同性恋解放阵线」(GayLiberationFront)。该组织从当时活跃的其他民权组织借鑒了许多经验和策略。

旧金山,加利福尼亚州

同性恋运动人士哈维·米尔克(HarveyMilk)成功当选旧金山监督委员会委员时,他是首批公开承认同性恋身份的公职人员之一。米尔克曾经在纽约从事过金融工作,当他在格林威治村(GreenwichVillage)结识了一批同性恋运动激进人士后,开始活跃于同性恋维权活动。

米尔克在卡斯楚社区附近开的摄影店成了同性恋群体的中心,而米尔克本人也开始投身市政。在胜选前,他曾经两次败北。上任后一年,米尔克与市长乔治·莫斯康尼(GeorgeMoscone)被原监督委员会成员丹·怀特(DanWhite)枪杀。然而,陪审团却将怀特定罪为过失杀人,而非谋杀。这一判决结果在米尔克生前所在的卡斯楚社区引发了暴动。

纽约市,纽约州

在第一次报道「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即爱滋病)时,《纽约时报》所用的标题是「41名同性恋者患有罕见癌症」。这个标题对了一半。爱滋病并不是癌症,但是在那时,它的确很罕见。时隔一年,《纽约时报》第二次刊发了关于爱滋病的报道。然而,到1980年代末期,已经有8.9万名美国人死于爱滋病併发症。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称,爱滋病的最大危害群体为少数族裔、以及与同性发生性关係的男性群体。在里根的两届总统任期里,爱滋病在美国蔓延开来,但直到卸任,里根都没有提到过爱滋病。

死亡数字的上升,伴随着整个国家对于这种疾病的冷漠反应,这些都深深伤害了同性恋群体,但也刺激着他们不断向前。

在《纽约时报》关于爱滋病的第一篇报道中,有这样一段话:「(这种疾病的)爆发原因不明,尚无证据证明其传染性。」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颁布了一项国防命令,规定入伍军人不得被询问性取向(编者注:但同性恋也不得公开自己的性取向,否则将被开除)。这项指令后来被称为「不问不说」政策。一年后,凭藉这项政策,华盛顿州国民警卫队前上校卡麦梅尔(GretheCammermeyer)恢复原职。

1950年,美国总统哈里·杜鲁门签署美国军事审判统一法典,从军队中强制驱逐了同性恋服役人员。列根也曾说同性恋「不适合在军队服役,」作为总统候选人的克林顿承诺要做出改变。

2010年,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废除了「不问不说」政策,允许同性恋者在军队中公开自己的性取向。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这时,在美国任何一个州,同性婚姻都没有受到法律认可,但是已经有些迹象,表明美国人的态度正在发生变化。保守派开始组织各方力量,试图添加禁止同性结婚的宪法修正案。因此,克林顿签署了《捍卫婚姻法案》。该法案认为只有男女结合才属于婚姻的定义。

虽然已经有州政府在法律上承认同性婚姻,但是相比于异性夫妻,联邦法律仍然没有赋予同性婚姻伴侣平等的权利,例如联合报税、家庭病假福利、联邦僱员的退休金等。

波士顿,马赛诸塞州

马赛诸塞州前州长米特·罗姆尼试图阻止州法院为同性恋婚姻正名,但是他失败了。相反,在法院的支持下,七对同性伴侣终于得以在马赛诸塞州结婚。2000年,虽然没有明确表示同性婚姻合法,佛蒙特州立法允许了与婚姻类似的同性结合。2003年,美国最高法院判决鸡姦法违宪,同性恋性行为合法。

在11年后最高法院的历史性判决下达前,美国已经有35个州加入了马赛诸塞州的阵营,宣布同性婚姻合法。这意味着,有超过70%的美国人生活在允许同性结婚的土地上。

2004年,马赛诸塞州最高法院的判决这样说道:「仅仅因为一个人想与同性结婚,就剥夺他本应按照婚姻被赋予的保护、福利和义务,此举违反马赛诸塞州宪法。」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在「美国诉温莎」案中,美国最高法院判决,在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州内,联邦政府不得剥夺同性婚姻伴侣按照家庭关係取得的福利。

2011年,奥巴马政府曾经说过,《捍卫婚姻法案》是违宪的,并且宣布联邦司法部不再为该法案辩护。2013年,前总统克林顿也改变了自己对这一法案的看法,称其「与宪法不符」。

《纽约时报》认为,这场5-4的最高法院判决刮来了「一阵强有力的顺风」,因为从那时起,四十多个下级法院纷纷做出了有利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判决。

3000字告诉你美国同性恋平权史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

在5-4的投票结果中,安东尼·肯尼迪(AnthonyKennedy)大法官和最高法院的其他四位自由派大法官一道,都为同性婚姻合法化投下了赞成票。在主要意见书中,他赋予美国所有同性伴侣在美国任意地方结婚的权利。

虽然同性恋维权人士的斗争之路艰辛而漫长,但美国舆论对于这个议题的态度却在短时间内发生了巨变。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ResearchCenter)的追蹤调查,2009年,美国民众对于同性婚姻的支持率是37%,而到了2015年5月,这一数字已经上升到57%。

每位投反对票的大法官都分别撰写了自己的意见书,他们认为这样的判决是把这个议题的答案强加给人民,其中安东宁·斯卡利亚(AntoninScalia)大法官把这个判决称为「对美国民主的威胁。」

安东尼·肯尼迪大法官写道:「他们(同性恋者)的愿望是不要被迫孤独地生活,被隔绝在一项历史悠久的文明制度(指婚姻)之外。他们希望在法律面前获得平等的尊严。宪法赋予他们这项权利。」

译者:赵玮雯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