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A猫生活 >DPP林浊水民进党的「中国危机」和扁危机

DPP林浊水民进党的「中国危机」和扁危机

作者: 时间:2020-08-13 604° A猫生活

 美丽岛电子报30日刊出林浊水专文「民进党的中国危机和扁危机」指出,2005年到2008年之间民进党面临了长达3年的严重扁危机,现在扁危机仍没完全解除,却又遇到了愈演愈烈的中国危机。
 2006到2008之间受到扁危机的冲击,民进党每选必大败,三年间只有一次例外,那就是2006台北巿长和巿议员选举,巿长虽没当选,但选票大有増加,巿议员绿营更创了破记录的成绩,席次一擧增加了三席─民进党在台北巿这次选举中选择了和陈水扁明确切割的策略而摆脱了陈水扁的冲击。但2008大选直到投票前夕,民进党对扁态度仍未做处理,党员和群众全都对党的未来心中惶惶,急切地渴望党提名的候选人能带领他们走出一条脱困的路。这期望首先投射在2007年不分区立委候选人的初选上。
 初选採取党员投票和过滤掉支持蓝营的民众的民调的加总,后者也就是「排蓝民调」。在这种提名制度下,面对扁冲击,民进党立委初选候选人在诉求上分别採取三种方式因应:
 一、强调党要反省改革。很凑巧的,标榜这诉求最突出的是原陈水扁阵营的沈富雄和罗文嘉。
 二、强调拥扁,採激进台独立场的民粹派,如王幸男、涂醒哲、高志鹏、蔡煌瑯。
 三、避免落入拥扁.反扁之争以维持良好形象的温和派,如田秋堇、游盈隆、洪奇昌、翁金珠。
 在民调支持度上,3月和4月两次民调,鲜明色彩的改革派沈、罗,及温和派的洪都略有上昇,三人合计上昇4%,民粹派也维持平盘。到了5月民粹派四人比3月球全面上昇,总体上昇了7.4%,沈、罗仍属最领先群,而洪回到3月的平盘,可见鲜明改革派和民粹派双方在争取焦虑群众互有浮沉不相上下,但置身争议之外的温和派,翁金珠、田秋堇、游盈隆、许荣淑、周清玉全数连三月无起伏地持续下滑共降了9.6%,单单翁就从9.4降到4.9,十分惊人。到最后沈、罗维持在领先群而洪和其他五个温和派一齐下滑。
 最令人惊讶的现象发生在扁叛将沈、罗和新系的洪、田的党员投票上。因为沈、罗既被扁系当成叛逆,被扁系全力封杀,两人又从来不经营基层,不会有什幺组织票,按理党员投票一定 大输;相反的,洪田所属新系在台北巿有四位有基层实力的巿议员,在高雄则有陈菊当巿长,在组织票上应稳操胜算。但票投出来结果完全相反。这投票结果合理的解释应是原先支持新系的改革派党员因看不到新系的方向,支持崩盘转向沈罗造成的。沈、罗两人民调虽属领先群但党员仍太少而未能过关,而洪、田在民调下滑党员崩盘后只有田因女性关係而获得提名。
 那些本来蛮获得社会和党员支持的温和派会每下愈况直到全面落后,关键在于当支持者迷茫,希望他们领,导出一条走出危机的路时,他们放弃了领导,只想面面俱到左右逢源,焦虑的群众党员终于离他们而去。
 沈罗在民进党内因对陈水扁的态度而被当成「激进改革」派,但在整个社会的政治光谱上佔据的位置其实是「中间派」并非激进派。两人因党员基层输人,其他温和人士又出局使民进党提名名单呈现强烈民粹色彩,大选得票极不理想自然不必意外。
现在讨论2012大选后冲击民进党的「中国危机」。
 在马英施政满意度极度低迷的情势下民进党输了,几乎蓝绿全都认为民进党输在两岸议题,于是民进党产生了迄今愈演愈烈的中国焦虑。社会普遍希望民进党提出明确可行的「新」中国政策。面对中国危机,民进党内部意见纷歧的程度比当年面对扁危机时更加複杂。
 本来,民进党两岸议题上的主流立场应是「稳健的维护台湾主权独立」的立场。这立场依台湾独远大于统,和认同两国远大于一中的民意现实,民进党应是站在有利的多数的一边。但只有立场不够,社会担心民进党的具体政策。有了社会支持的立场后民进党还需要根据稳健立场进一步做两件事。一、说明自己立场根据的价值观和愿景;二、进而面对两岸问题提出具体的政策。然而民进党并未这样做,于是社会因听到最多的便是民进党内在稳健主流之外的两种高音贝的极端对立声音社会因此非常困惑。这情形在谢长廷访问中国后更形严重。主流立场反而变成了边缘声音甚至隐而不见。
 这两种两个极端立场,一个要和国民党比谁更被北京喜欢;另一个是完全不理北京,只顾制宪正名。
 这两个极端虽然都太不够稳健,而且在具体政策上都同样仍然模糊,但似乎都已提出了愿景,也因此可以长篇大论,声音很大,于是居于少数的两极集中了媒体注意,社会对民进党的形象更加辨认不清。
 于是,民进党的支持者面对中国危机,其迷茫的程度恐怕比当年面对扁危机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年稳健的主流不愿面对扁危机,使自己在不分区甚至区域立委提名输了,也在大选时使民进党大输特输,如今面对中国危机稳健主流人士也採取同样态度,使党淹没在对立的两个极端派的声音中,形象因此模糊,这样下去,实在看不出民进党面对2016大选时可以乐观的迹象。
上一篇:
下一篇: